仁康网站公告
仁康医学网欢迎您!
首页 > 学习园地 > 中医文化 > 正文
中医文化

顾筱岩先生的高尚医德

日期:2017-03-15 15:30:49浏览次数:

  顾筱岩名鸿贤,上海浦东人,他先后悬壶于浦东和南市城里,仅数载便以活疔疮、愈乳痈、疡科誉满沪上。与当时伤科名医石筱山、妇科名医陈筱宝并称“上海三筱”。本文主要介绍顾筱岩先生的高尚医德与生平事迹。
 
  一、虚怀若谷
 
  顾筱岩先生从不骄矜,即使他后来享有那么大的名望,他还是虚怀若谷一贯如初,他确实具有那种大医的风度。如果一定要问,他的成功究竟有何秘诀?那么在他身上确实具有许多优点,值得我们去效法学习。
 
  二、虚心求教
 
  一次,他遇到一个患“鼻孔疔”的病人,连续出诊看了几次,病情越来越重,后来这个病人跑到苏州去,请别的医生看好了。回来碰到时,先生丝毫没有怕失面子而有所嗔怪,反而虚心地向病人请教治疗经过,将病人带回的药物,细细察看,最后发现里面有一味主要药物是“红升”。后来,经过试验,觉得疗效确实要比原来的“咬头膏”要好。这个好经验他很快地吸收了。
 
  三、思想开放
 
  他对学生从不保守。他说:“不论疔疮疖痈,凡在红肿热痛阳症阶段,不仅是鸡,其余辛热发物,自然应该避忌。但是“脑疽”、“发背”到了后期,胃气将败,元气已衰,此时一方面要顾护胃气,另一方面要扶正达邪。因此尔等可以细想,“童子鸡”用于此时,是否犯忌。”先生的这席话,使得我们茅塞顿开,从此竞相效法。许多病人吃上二、三十个“童子鸡”的,还真不少呢。筱岩先生说,他这个法子是从乡村一个“外科郎中”那里学到的。
 
  四、不惧恶势力
 
  旧社会,做人难。做一个正直的中医,想不屈服恶势力,那更是难乎其难。筱岩先生的事业,并非象上面顾筱岩及其亲戚介绍的那样简单,那样一帆风顺,在紫霞路时期,正当筱岩先生的业务,蒸蒸日上的时候,一场意外官司,几乎酿成灭顶大祸。差一点断送了他后来辉煌的前程,事情的梗概是这样的。
 
  那年仲夏某日,一孩童因生疮疖发热由家人陪来就诊。筱岩先生在“暑热”论治,投以“清热解毒”之剂,不料因症情太重,药力未及,当夜即发痉而死。翌日,家属吵上门来,诬先生药误至死,并陈尸堂前,哭闹不休,这突如其来的事变,一下子象炸开了的油锅。
 
  俗话说“人命关天”。对于这病孩死亡的原因,究竟是疾病本身,还是归咎于医生的失误,这在任何时期,都要涉及到法律的责任。其次,即使到后来是非判明,仍然会给人们的心理上投下不信任的阴影。这给开业医生的生命线──医疗信誉,会带来致命的打击!这个消息,不胫而走。不知怎样,很快传到了当时市卫生局局长胡鸿基的耳里。
 
  那时的卫生局在南市毛家弄,离开诊所地相距不远。局长大人也未下来审理一下事情的原委、曲直。不管三七廿一,一声令下,先吊销了先生的“开业执照”。这等于官司未打,罪名已定。况且,没有“执照”等于迫令你“关门打烊”。在这非常的时刻,只好临时挂起“开业执照”以应付这一难堪的局面。更有甚者,在那狼奔豕突的年代里,一群“小报记者”乘人之危,蜂涌而至,他们手持“庸医杀人”的稿纸,前来要挟。很显然,他们既要“敲诈勒索”,又要“投井下石”。几个好心朋友也出面规劝,要先生化几个“晦气钱”私下了结此事算了,免得闹得满城风雨。更何况,这几个钱也不是花不起,殊不料先生丝毫不屈服于旧社会官僚恶势力的威胁,听后厉声正色道:“我没有错,故不做此鬼祟事,若要冤枉敲诈,我是铁公鸡,一毛不拔!”先生这样斩钉截铁,毫不妥协,使得来者瞠目结舌,而我们大家则整天提心吊胆,忧心忡忡。幸好后来租界上的“神州中医学会”等组织出面力主公正,才使事情慢慢平息下来。法院最后以“不上诉处分”了结此案,宣布先生无罪。与大家的预料相反,从此以后,先生的业务不仅没有受到丝毫影响,相反越来越好。这说明病家是最公正的,远远胜过那些昏庸无能的老爷,这在当时,也是一个奇迹。
 
  五、生平爱好
 
  顾筱岩先生不嗜烟酒,不近女色。养花,饲鸟,甚至畜养蟋蟀都是他的诊余所好。早年时在浦东,他曾养过几十只鸽子。以后迁居浦西,画眉,金丝雀,秀眼,都是他所喜爱饲养的雀儿,繁忙的一天诊余给这些活泼的小鸟喂食添水,静静地聆听它们婉转动人的叫鸣,成了他生平最喜爱的消遣之一。
 
  他也酷爱养花,尤其喜欢种兰,遇上名贵品种,他常不惜高价买回,如获至宝。他所收藏的名人字画,扇子计有百余件,不能算是富有的收藏家,但其中也不乏精品,如黄炎培、张大千、吴湖帆的字对,留至今天都是很有价值的艺术珍品和历史文物。
 
  另外还记得他的妻子谈起过有关筱岩先生的一桩有趣的轶事,56年他人香港归来,进关时,别人的提箱沉甸甸的,拎也拎不动。先生也随身携带一只箱子二只鸟笼,海关人员一听说是名医顾筱岩,便说可以免予检查。先生不愿违例,主动打开箱子,大家朝里一看,既无金银细软,又无洋货古董,只见箱子里放着一只风筝,惹得大家哈哈大笑,捧腹不迭。这里也可窥见他性情的恬淡和对生活的乐观。一晃,筱岩先生作古也快二十年了。“昔人已乘黄鹤去,此地空余黄鹤楼。”作为一个近代上海中医外科界有影响的名家,他的许多有价值经验今天必将被更好地继承和发扬。

上一篇:总用谜语形式写药名的老中医
下一篇:脉诊的最早创始人